freyahuang

埃米莉.狄金森——英格尔.哈格鲁普

In Uncategorized on 七月 8, 2008 at 4:27 下午
 
总是整洁地穿着白衣服,
很苗条,很小巧。
听到她穿过房屋的脚步声
总是那么完美,那么井井有条。
 
她用忙碌的小手,
掸去架子上的灰尘,浇花,
烘烤面包,出去散布,
给遥远的国家寄信。
 
可爱的妹妹,听话的女儿。
这样,那些娃娃小屋的日子逝去。
而隐秘的激情已毁灭
无言的必然要啜泣。
 
在童年时代的家中少女的房间
那闩住的门后面
躺着一个无人知晓的陌生人,
过于勇敢,过于孤单。
 
躺着一个外科医生,镇静地倾听
那痛苦,那赤裸裸的痛苦。
当枕头减弱她的哭声时
她解剖自己垂死的心。
 
北岛译
摘抄自《北欧现代诗选》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