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yahuang

眼睛与牙齿——罗伯特.洛威尔

In Uncategorized on 十二月 5, 2008 at 2:56 上午
 
我的眼睛象落日一样鲜红,
陈腐的东西刺痛了这些角落在颤动,
我目睹了黑暗的一切,
就象未经刷洗的球形鱼缸。
 
我整日躺在床上,
一支接一支地彻夜吸烟,
在火光的闪烁中
学会了退缩。
 
外面夏日的雨,
一场腐朽与更新的沸煮
洒落在稠密的针眼里。
甚至新的生活都是刺激。
 
我的眼睛在跳动。
什么东西也不能把我的第一颗牙
从房间取走。
门上的球形握手上已把绳索打成了活结。
 
在红色的屋顶,
任何东西都不能移动
这三角形的大片腐臭污渍,
一棵雪松的树篱,或一个树篱的蔽荫处。
 
眼睛敏锐得如飞禽中的鹰
盯紧不放,
红棕色野牛般的长发
披散到小腿。
 
一只禁欲的魔爪勾住了这片抽象的英帝国天空。
它说:
一只眼睛适合于另一只眼睛,
一颗牙齿适合于另一颗牙齿。
 
钥匙孔不会放过一个男孩,
他的望远镜,
女人们雪白的身子一旦闪现在浴池,
青春的活动,我的眼睛便开始凝注。
 
什么也没有了!
这只眼睛已熬干了油。
没有什么会倾泻到矿泉水和火热的激情上,
我疲倦了,在错乱中每一根神经都要绷断。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