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yahuang

Archive for 2010|Yearly archive page

李白——关山月

In Uncategorized on 十月 6, 2010 at 5:50 下午

明月出天山,

苍茫云海间。

长风几万里,

吹度玉门关。

汉下白登道,

胡窥青海湾。

由来征战地,

不见有人还。

戍客望边色,

思归多苦颜。

高楼当此夜,

叹息未应闲。

Advertisements

腰乐队——歌唱

In Uncategorized on 九月 29, 2010 at 3:48 下午

而此刻 站在你面前的
可能是一堆堆兴奋过度的大便女生
和他们长期公费洗脚的公务员爸爸
是的 这一点也不可笑
或者 或者还应该有一头驴
一头有着十二个疯狂文凭同伙的驴
以及它们身后那一整个弄虚作假的国家

当然 这就还得算上这个集体里
所有的巨人 擦鞋者
急于追逐和善于抛弃的你
我亲爱的 你们会像需要
一个烧饼和一个安全套一样
需要一次免费的摇滚吗
这有着难言之隐的摇滚 非摇滚 伪摇滚
包括…当然这些 这些他们可并不关心

我承认 它悲壮得可以让一万个男人哭出来
我承认 它没能让一个青年哪怕是站出来

我承认 它没能让一个青年哪怕是站出来

感觉到吗 在广场上在红旗下
在飞扬着人命的日常民主悲剧里
在立杆见影的人民币斗争热情里
你已经自由得可以做个有着屠户背景的商人
或者调皮地扮演起以牢骚为乐的主顾
有趣的是 大家都在 共同期待又一次
又一次主权失而复得的事件
又一次人造英雄的光临

而我们 则会像某人期待欠薪
某人期待上市一样
去期待下一次伟大的摇滚乐
这快活的摇滚 这复杂的摇滚
晕倒在台上自得其乐的摇滚
也许 它永远都只能自得其乐
而这些 这些可并不能解决问题
这些 永远都不能解决问题
永远都不能解决问题

我承认 它悲壮得可以让一万个男人哭出来
我承认 它没能让一个青年哪怕是站出来
我承认 它没能让一个青年哪怕是站出来

承认吧 在一付手铐面前我们确实是沉默了
承认吧 在一万种丑恶面前我们确定要沉没了

我承认 它悲壮得可以让一万个男人哭出来
我承认 它没能让一个青年哪怕是站出来
承认吧 在一付手铐面前我们确实是沉默了
承认吧 在一万种丑恶面前我们确定要沉没了
确定要沉没了

而 此刻 我亲爱的自发或者
迫于无奈的摇滚老手们
早已停止发育却总是充满了委屈的小伙子们
我们究竟该怎么办 我们究竟该面对谁
去歌唱 去讨要 去痛苦流涕
我们该作什么 我们为了什么而冷酷
迷惘疯狂最后习以为常
最后习以为常

不管你曾经想要推翻勾结和已经默认了什么
此刻 你 我 我们究竟怎样来面对
眼前不再激愤的青春 自顾行走的路人
那根早已再羞于再伸出的中指
那根早已再羞于再伸出的中指

Blowin In the Wind – Bob Dylan

In Uncategorized on 八月 30, 2010 at 4:08 下午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Before you call him a man?
Yes, ‘n’ how many seas must a white dove sail
Before she sleeps in the sand?
Yes, ‘n’ how many times must the cannon balls fly
Before they’re forever banned?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 in the wind,
The answer is blowin’ in the wind.

How many times must a man look up
Before he can see the sky?
Yes, ‘n’ how many ears must one man have
Before he can hear people cry?
Yes, ‘n’ how many deaths will it take till he knows
That too many people have died?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 in the wind,
The answer is blowin’ in the wind.

How many years can a mountain exist
Before it’s washed to the sea?
Yes, ‘n’ how many years can some people exist
Before they’re allowed to be free?
Yes, ‘n’ how many times can a man turn his head,
Pretending he just doesn’t see?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 in the wind,
The answer is blowin’ in the wind.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北岛

In Uncategorized on 六月 7, 2010 at 3:52 上午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
这并非是我安静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问题,
问南方,问故里,问希望,问距离。我和这个世界不熟。
这并非是我绝望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热情,
给分开,给死亡,给昨天,给安寂。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
这并非是我虚假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真诚,
离不开,放不下,活下去,爱得起。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
这并非是我孤寂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诉求,
需慰藉,待分享,惹心烦,告诉你。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
这并非是我冷漠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动情,
为时间,为白云,为天黑,畏天命。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
这并非是我逃避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憧憬,
对梦想,对记忆,对失败,对希冀。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
这并非是我卑微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勇敢,
不信输,不信神,不信天,不信地。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
这并非是我失落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高昂,
有存在,有价值,有独特,有意义。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
这并非是我迷茫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方向,
往前走,回头望,会跳跃,会停息。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
这并非是我撕裂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完整,
至少我要成全我自己。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
这并非是我选择死亡或者生存的原因。
我依旧有很多选择,
刚巧,这两者,都不是选项之一。

Society——Eddie Vedder

In Uncategorized on 五月 9, 2010 at 1:50 下午
From movie “Into the wild”
Oh it’s a mystery to me.
We have a greed, with which we have agreed…
and you think you have to want more than you need…
until you have it all, you won’t be free.

Society, you’re a crazy breed.
I hope you’re not lonely, without me.

When you want more than you have, you think you need…
and when you think more then you want, your thoughts begin to bleed.
I think I need to find a bigger place…
cause when you have more than you think, you need more space.

Society, you’re a crazy breed.
I hope you’re not lonely, without me.
Society, crazy indeed…
I hope you’re not lonely, without me.

There’s those thinkin’ more or less, less is more,
but if less is more, how you keepin’ score?
It means for every point you make, your level drops.
Kinda like you’re startin’ from the top…
and you can’t do that.

Society, you’re a crazy breed.
I hope you’re not lonely, without me.
Society, crazy indeed…
I hope you’re not lonely, without me
Society, have mercy on me.
I hope you’re not angry, if I disagree.
Society, crazy indeed.
I hope you’re not lonely…
without me.

写给这个下午——可乐王

In Uncategorized on 二月 18, 2010 at 9:19 上午
雨水打穿镜面
我开车从远方来找你
醒在你年轻的床上
床是芬芳气味的海洋
欢笑走过二十岁的沙滩
你穿我送你的泳衣
在相片里
有笑声 轻撞
在粉红色的房间里面
转呀转呀的彷佛电扇
有声音在下降 有花绽放
有花 有花飞扬
但那些虚幻
但那些虚幻扩张
它不断地不断地扩张扩张扩张
2004 《拜金小姐》

seekers who are lovers——nude

In Uncategorized on 二月 18, 2010 at 4:11 上午
热爱的事物要损坏自己
又无法接受这损坏
握过的手,也可以虚无掉
幻境中的独角兽
用黯淡的星光分裂
为了疗救一个人
 
河流冰冷
谁想分辨正义和爱
我只想要回我的智慧
因为憎恨着
在海岸上失去的自己
 
19 Dec 2009

曲终人散之十二——聂鲁达

In Uncategorized on 二月 17, 2010 at 3:01 下午
渐渐的,又要到三月,又是一年。
白水沫,岛上的三月,我见
浪打着浪,打散白色,
无底的大海满泻,
庄严的鸟群徐徐飞过,
划破静止的天空。
黄色来临,
月份变换色调,海上
秋天的胡须长了,
而我的名字还是巴勃罗,
还是从前的我,
有爱,有怀疑,
有负债,
也有整个海洋
和它造浪的工人,
有这许多风暴吹我
向未诞生的国度:
我来我去,随海波流过许多疆土,
我熟悉
多刺的方言,
硬鱼的牙齿,
高纬度的冰寒,
珊瑚的血,沉默的
鲸之夜。
从一地到另一地,我渡过
海口和难忍的荒原,
我不断回航,寻不到安宁:
没有根,我能说什么?
 
1962

大石碎胸口——万能青年旅店

In Uncategorized on 二月 8, 2010 at 8:43 上午
万能青旅的歌词总是如同大石打在我胸口。
渔王还想继续做渔王
而海港已经
不知去向
此刻他醉倒
在洗浴中心
没有潮汐的梦
胸口已暮色苍茫

肥胖的城市
递给他一个,
传统的方法
来克制恐慌,
卖掉武器,风暴和喉咙
换取饮食
背叛能让你获得自由

停电之后
暂时摆脱了
坚硬的时刻
倒转的河
肥胖的城市
驱赶着所有
拒绝沉没的人
那首疯狂的歌又响起

电灯熄灭, 物换星移,泥牛入海
黑暗好像,一颗巨石,按在胸口
独脚大盗,百万富翁,摸爬滚打
黑暗好像,一颗巨石,按在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