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yahuang

Archive for 2010年9月|Monthly archive page

腰乐队——歌唱

In Uncategorized on 九月 29, 2010 at 3:48 下午

而此刻 站在你面前的
可能是一堆堆兴奋过度的大便女生
和他们长期公费洗脚的公务员爸爸
是的 这一点也不可笑
或者 或者还应该有一头驴
一头有着十二个疯狂文凭同伙的驴
以及它们身后那一整个弄虚作假的国家

当然 这就还得算上这个集体里
所有的巨人 擦鞋者
急于追逐和善于抛弃的你
我亲爱的 你们会像需要
一个烧饼和一个安全套一样
需要一次免费的摇滚吗
这有着难言之隐的摇滚 非摇滚 伪摇滚
包括…当然这些 这些他们可并不关心

我承认 它悲壮得可以让一万个男人哭出来
我承认 它没能让一个青年哪怕是站出来

我承认 它没能让一个青年哪怕是站出来

感觉到吗 在广场上在红旗下
在飞扬着人命的日常民主悲剧里
在立杆见影的人民币斗争热情里
你已经自由得可以做个有着屠户背景的商人
或者调皮地扮演起以牢骚为乐的主顾
有趣的是 大家都在 共同期待又一次
又一次主权失而复得的事件
又一次人造英雄的光临

而我们 则会像某人期待欠薪
某人期待上市一样
去期待下一次伟大的摇滚乐
这快活的摇滚 这复杂的摇滚
晕倒在台上自得其乐的摇滚
也许 它永远都只能自得其乐
而这些 这些可并不能解决问题
这些 永远都不能解决问题
永远都不能解决问题

我承认 它悲壮得可以让一万个男人哭出来
我承认 它没能让一个青年哪怕是站出来
我承认 它没能让一个青年哪怕是站出来

承认吧 在一付手铐面前我们确实是沉默了
承认吧 在一万种丑恶面前我们确定要沉没了

我承认 它悲壮得可以让一万个男人哭出来
我承认 它没能让一个青年哪怕是站出来
承认吧 在一付手铐面前我们确实是沉默了
承认吧 在一万种丑恶面前我们确定要沉没了
确定要沉没了

而 此刻 我亲爱的自发或者
迫于无奈的摇滚老手们
早已停止发育却总是充满了委屈的小伙子们
我们究竟该怎么办 我们究竟该面对谁
去歌唱 去讨要 去痛苦流涕
我们该作什么 我们为了什么而冷酷
迷惘疯狂最后习以为常
最后习以为常

不管你曾经想要推翻勾结和已经默认了什么
此刻 你 我 我们究竟怎样来面对
眼前不再激愤的青春 自顾行走的路人
那根早已再羞于再伸出的中指
那根早已再羞于再伸出的中指